这一次,试试祖龙和腾讯的这款“新”MMO

刘也W

在国内市场,MMO一直都是用户规模最大,历史最悠久的游戏品类之一。据《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显示,角色扮演类游戏(ARPG/MMORPG)在数量和市场份额这两个维度上依旧处于国内游戏市场的首位,牢牢坐稳头把交椅。

16天前来自 资讯趣闻

22305 2

守望先锋2箭在弦上,《魔兽》手游今年发布

梦笑花落

被微软收购以后,暴雪拿出了许久未见的干劲儿。这家被各种丑闻折腾了近半年的传奇游戏公司好像狠狠憋了一股气,要在今年好好宣泄宣泄。你应该也感觉到了,近一个月来暴雪的正面消息越来越多,并且桩桩都和新作有关。距离玩家最近的应该是首曝于2019年暴雪嘉年华的《守望先锋2》。就在近日,有玩家发现《守望先锋2》首个开发者版本Alpha版被上传至战网,这也是该作迄今为止首个公开以2为大版本号开头的守望版本。

4月前来自 资讯趣闻

20787 0

手游日本畅销榜第3、Steam大热,它这是全平台制霸?

用户9467853666

平日里,玩家们对于科乐美这家游戏公司总是口出市井之言,不过万事总有特例,之于科乐美那便是《游戏王》。 去年7月,科乐美一口气公布了两款游戏王IP的新作,今年1月19日,其中一款《游戏王:大师决斗》(Yu-Gi-Oh:MasterDuel,后简称:游戏王MD)率先与玩家见面,并以一匹黑马的姿态出现在所有人面前。 自公布之初《游戏王MD》便奉行了全平台战略,覆盖了PC、主机、手机等多个平台。虽然移动端iOS与安卓版“开了小差”推移到1月27日才正式上线,不过依然取得了十分显著的成绩。 在PC平台层面,Steam平台在线人数峰值超过了26万,超过了同期上线的《怪物猎人》《战神》等一众大作。而移动端层面,游戏上线后成功进入了多地iOS免费榜前列,尤其在受众较多的日本最为突出。截至目前,游戏已经在日本iOS免费榜第一霸榜长达12天,并杀入了畅销榜第三。

3月前来自 资讯趣闻

16195 1

收费“狗都不玩”,免费立马66W人在线!

灰尘包围了我

2017年3月23日,一款名为《PUBG绝地求生》的游戏上架了steam!起初,这款大逃杀类的FPS游戏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,首月平均仅有近2W左右的在线玩家,最高也不过6W出头。然而,随着这款游戏通过直播被散发出来,不少中国玩家看到了它的乐趣所在后,开始疯狂涌入!到了2017年年底,PUBG已经成为了一款在线玩家均百万级的现象级游戏。

5月前来自 资讯趣闻

16318 0

运营10年不断破圈,网易这款MMO搭建起了自己的“IP宇宙”

張睿小小琪

去年年底,《新倩女幽魂》的大型资料片“人间有味”于12月24日正式上线。在资料片的新剧情里,讲述了一直担任治疗角色的“殷紫萍”,在行医途中探索药膳料理的趣味故事。从平日治病救人的医师到巧手厨娘,角色身份的叠加,把这个本就讨巧的角色再度推上了人气高峰。

5月前来自 资讯趣闻

14842 0

被“团灭”的陪玩行业,现在怎么样了?

刘先生的时光日记

2021年9月7日,小鹿陪玩、Hello语音、比心、可可西里、咪呀、一派等多款陪玩APP被无限期下架。截止到目前,这些陪玩APP依旧处于无法下载的状态。而在此之前,陪玩行业就不断被曝出监管不严,包括有未成年用户通过注册审核、平台诱导未成年人参与陪玩,以及涉黄、打擦边球等负面新闻。在行业遭遇强监管后,陪玩行业已经不复此前百亿市场的盛况,这个行业现在似乎已经没了声音。遭受重创的陪玩行业现在在做些什么?带来了哪些联动效应?市场是否一如此前乱象丛生?带着这些问题,我们和陪玩平台、陪玩从业者、陪玩APP用户聊了聊。被批量下架的陪玩行业,现状如何伴随着电竞游戏用户增速明显,围绕电竞游戏玩家的“技能提升”和“社交”的需求开始被发现、挖掘,这也构成了陪玩行业“用户群体”的来源和“市场发展”的方向。且随着玩家付费意愿趋于明显,过去碎片化的游戏陪练也快速向着平台整合。陪玩行业一度被解读为电竞产业中除游戏、直播、赛事之外的第四赛道。但部分陪玩平台在获取红利的过程中,发展方向趋势逐渐的畸形。去年8月份,人民网和新华社先后揭露部分陪玩平台存在涉黄、裸聊等违法服务。尽管平台方在被点批评后迅速做出了“整改”的回应。但陪玩平台的批量下架也证明,平台自身的监管并不到位,甚至是屡禁不止。在陪玩平台批量下架后,这个行业的现状成了我们关注的焦点。通过对陪玩平台、陪练师、点单用户的多方对话,对陪玩行业的现状有了相对清晰的了解。下架平台释放的用户群,去哪里了?点点开黑的负责人透露,“陪玩行业的发展潜力巨大,但整个行业呈现出野蛮生长的状态,缺乏相关的行业标准。其中不乏有一些平台打着陪玩的幌子,提供着充斥如哄睡、诈pian、擦边等违规项目,使这个行业渐渐畸形。”在谈到陪玩行业受到强监管后,平台的订单量有没有受到影响时,多个平台表示因为自身有严格的审核机制,陪玩行业的整改,并没有影响到订单量。也有像“点点开黑”这样的平台表示,平台并不提供以“订单”形式的游戏陪玩服务,更多是以语音聊天室为切入点,营收方式主要为用户在社区中为选择的增值服务付费、礼物互换等形式。根据笔者的观察,这种形式在市场上颇为流行,不少陪玩平台都采用了以“礼物”的形式代替了以“订单”形式的游戏陪玩服务。但对用户来说,操作流程相对繁琐,最终的陪玩体验也没有什么不同。陪玩行业的整改,没有影响现有陪玩平台的营收。但这些被下架平台所释放的用户群,似乎并没有为现有陪玩平台的订单量带来明显提升。根据问卷调查,有高达79.3%的用户表示在常用的陪玩平台下架后,再也没有点过陪玩。而选择在其他平台体验陪玩服务的用户仅占10%。

5月前来自 资讯趣闻

15129 0

网易上线四年的MOBA手游,做出了玩家口中的「国风天花板」

付沐春

曾经最多同时玩四款MOBA手游的我,现在却没多大兴致和朋友讨论这个市场了。因为大家或多或少都看得明白——在品类上限难以突破的前提下,位于头部的《王者荣耀》已经拥有极高的市场份额,同时《英雄联盟手游》这样的IP产品入场,又让蛋糕变得更加难分,更别说后面还有《宝可梦大集结》等着……在这个品类,“生活不易”真是被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3月前来自 资讯趣闻

11398 1

网易游戏新作《蛋仔派对》亮相,潮玩题材还能这样做游戏?

睡不醒的木偶

谁是Z世代?除了客观定义上指1990年代末叶至2010年代前期出生的人,谈到Z世代,这些标签的浮现似乎无法避免:互联网原住民、易种草体质、颜值主义、潮流引领者、敢赚敢花……这群占到全国人口约18.5%的新势力,在去年的开支就能达到4万亿元(来源:OC&C《无国界的一代》),而其消费能力还在飞速增长。潮,是另一个能高度概括Z世代的字词,他们的视角让我们发现了一批全新的需求。如电子游戏,在Z世代眼中这不仅是一种娱乐方式,更是一种社交方式、一种生活方式。他们对于盲盒的热爱更是有目共睹,数据显示有超五成的盲盒消费者每年都要购买7次以上,有超四成的手办消费者每年都会花费1000元以上。 

5月前来自 资讯趣闻

12218 1

8款手游今年收入破10亿美元,他们有什么共同点

快乐有点意思

手游市场的重要性,在当下已经不言而喻。近日,据SensorTower的最新数据显示,2021年迄今为止共有8款手游全球营收突破10亿美元,相比2020年的5款、2018年和2019年的3款已经拥有了明显的增长。并且除了这8款游戏外,其实还有一款潜在的产品《赛马娘》,尽管这款游戏仅在日本上线,但迄今为止,这款游戏的营收已经接近9.65亿美元。

3月前来自 资讯趣闻

11849 1

区区B站2级官方号让火柴人再一次“燃”了起来

酷酷的棒哥

在此之前,没有人会想到一个区区B站2级官方号能够撬动整个圈子。今天,一个【柴圈大联合】的作品成功闯入大家的视野,由两位柴圈头部UP(AlanBecker、HyunsDojo)领衔,总计汇集了46位创作者的联合接力作品让许多人眼前一亮,这场梦幻联动不仅让柴圈的爱好者们感叹“柴圈复兴”,愈来愈多的期待和赞许也都蜂拥而至。

6月前来自 游我推荐

6314 0
点击查看更多
查看更多>>